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帝王列传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十六国前燕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文明帝 慕容皝

十六国前燕


  
 
前燕文明帝慕容皝(297年—348年10月25日),字元真,小字万年,鲜卑族。中国五胡十六国时代前燕的开国君王,庙号太祖,谥号文明皇帝。其父为慕容廆,慕容部落的酋长。其庶兄建威将军慕容翰
 
  慕容皝是鲜卑族领袖慕容廆的第三子,史称他“龙颜版齿,身长七尺八寸。雄毅多权略,尚经学,善天文”(《晋书·慕容皝载记》)。东晋建武年间(317—318年),慕容皝被拜为冠军将军、左贤王,封望平侯。
 
  太兴二年(319年)十二月,高句丽、段氏、宇文氏三方合攻棘城。慕容廆闭门坚守,并用离间计瓦解了三方联盟。高句丽、段氏分别带兵撤退,只有字文氏部数十万人,连营40里包围慕容廆。当时,慕容廆长子慕容翰据守徒河(今辽宁锦州市),与慕容廆构成内外支援之势。宇文氏大人悉独官先遣数千骑兵袭击慕容翰,企图切断慕容部的内外联系,却被慕容翰军诱伏,全部被俘。慕容廆采用慕容翰之策,乘悉独官不备,发兵出击。令慕容皝与长史裴嶷率精锐为前锋,自率大兵继之。宇文氏军大败,悉独官遁走。
 
  太兴三年(321年)十二月,慕容皝被慕容廆立为世子。慕容皝虽为三子,但因其母段氏是正室,故而被立为世子。
 
  永昌元年(322年),慕容皝奉慕容廆之命袭段末柸,入令支,掠其居民千余家而还。
 
  太宁三年元年(323年)四月,后赵主石勒遣使结好于鲜卑首领慕容廆,被慕容廆拒绝。慕容廆还将后赵使者送至东晋都城建康(今南京)。石勒大怒,于太宁三年(325年)二月,加宇文乞得归官爵,派其进攻慕容廆。慕容廆派慕容皝,联合拓跋氏鲜卑、段氏鲜卑共同抗击,并以辽东相裴嶷为右翼,少于慕容仁为左翼。乞得归占据浇水(今内蒙古西拉木伦河),阻拒慕容皝,以兄子悉拔雄阻拒慕容仁。慕容仁击斩悉拔雄,乘胜与慕容皝合攻乞得归。乞得归大败,弃军逃走,慕容皝等进入其国城,又派轻兵追击,尽获其国资财及畜产百万头,迁其民数万而归。
 
  咸和八年五月甲寅(公元333年6月4日),慕容廆去世。六月,慕容皝嗣辽东郡公,以平北将军行平州刺史,督摄部内,统治辽东。八月,宇文乞得归为其东部大人逸豆归所逐,死于外。慕容皝率骑讨之,军至广安,逸豆归惧而请和,慕容皝遂筑榆阴、安晋二城而还。
 
  慕容皝继位后,用法严苛,国人多不安。慕容皝庶兄建威将军慕容翰有才略,慕容皝忌之。弟慕容仁、慕容昭受宠于慕容廆,慕容皝也心中不平。慕容翰恐遭祸,背叛慕容皝,于十月投奔辽西段氏鲜卑。守备东部边境的慕容仁从边城平郭赶回来奔丧,也与慕容昭定计谋反。闰十月,慕容仁回平郭后遂整兵西进。时有人将二人谋反之事告诉了慕容皝,慕容皝未信,便派使者前往慕容仁军中探听虚实。慕容仁军已进至黄水,知事情败露,遂杀者,退回平郭。慕容皝随即赐死慕容昭,遣军祭酒封弈慰抚辽东,以高诩为广武将军,率兵5000与庶弟建武将军慕容幼、慕容稚、广威将军慕容军、宁远将军慕容汗、司马辽东佟寿共讨慕容仁。与慕容仁战于汶城北,慕容皝兵大败,慕容幼、慕容稚、慕容军皆为慕容仁所获。佟寿曾为慕容仁司马,遂降于慕容仁。前大农孙机等举辽东城以应慕容仁,封弈不得入,与慕容汗俱还。东夷校尉封抽、护军平原乙逸、辽东相太原韩矫皆弃城走,于是慕容仁尽得辽东(治襄平,今辽宁辽阳市)之地,次年四月,自称车骑将军、平州刺史、辽东公。段辽及鲜卑诸部也都与慕容仁遥相呼应。当初,主簿皇甫真曾对慕容皝用法严苛行劝阻,但慕容皝未听。此时思皇甫真之言,觉得非常有见的,便以皇甫真平州别驾。
 
  咸和九年(334年),二月,段氏鲜卑首领段辽派兵袭鲜卑属地徒河(今辽宁锦州),不克;又派其弟段兰和慕容翰攻打柳城(今辽宁朝阳市西南),柳城都尉石琮同城大(一城之长)慕舆泥合力拒守,段兰等不克而退。段辽大怒,命段兰必须攻克,20天后,又增兵往攻,仍不能克。此时,慕容皝派宁远将军慕容汗与司马封奕率援军救柳城。临行,慕容皝告诫慕容汗:“贼众气锐,难与争锋,宜顾万全,慎勿轻进,必须兵集阵整,然后击之”(《晋书·慕容皝载记》)。慕容汗不听,轻兵冒进,率千余骑兵与段兰在柳城北的牛尾谷相遇,大败,死伤过半。段兰欲乘胜追击,慕容翰恐灭其国,于是便阻止了段兰。
 
  八月,晋廷派使者拜慕容皝镇军大将军、平州刺史、大单于、辽东公、持节、都督,承制封拜如旧。
 
  十一月,慕容皝率军讨辽东,至襄平,辽东人王岌降,引慕容皝军入城。慕容仁部将翟楷、庞鉴等退走。居就、新昌(今均属辽东郡)等县均降。慕容皝得胜,欲悉坑辽东之民,高诩劝阻说:“辽东之叛,实非本图,直畏仁凶威,不得不从。今元恶犹存,始克此城,遽加夷灭,则未下之城,无归善之路矣”(《资治通鉴·卷第九十五》)。慕容皝从之,分徙辽东大姓于棘城(今辽宁义县西南)。十二月,慕容仁又派兵袭新昌,被慕容皝部击败。
 
  咸康元年(335年)七月,慕容皝立次子慕容俊为世子。
 
  咸康二年(336年)正月,慕容皝准备进攻慕容仁,司马高诩献计说:“仁叛弃君亲,民神怒;前此海未尝冻,自仁反以来,连年冻者三矣。且仁专备陆道,天其或者欲使吾乘海冰以袭之也。”慕容皝纳其计。而群臣都认为涉冰危险,不如从陆地进攻。慕容皝曰:“吾计已决,敢沮者斩”(《资治通鉴·卷第九十五》)!慕容皝遂率派军师将军慕容评等自昌黎东,踏冰而行300余里,至历林口,舍辎重,率轻兵直奔平郭。离城7里时,慕容仁才得知此事,仓皇应战。慕容皝到后,慕容仁以为慕容皝派的是小股部队,不知慕容皝已亲至,便对左右说:“今兹当不使其匹马得返矣”(《资治通鉴·卷第九十五》)!不久,慕容仁率全军于城西北设阵,部将慕容军率所部投降慕容皝,慕容仁军心不稳。慕容皝乘机进攻,大破之,擒慕容仁。慕容皝先斩慕容仁手下叛变之将,再赐死慕容仁。杀丁衡、游毅、孙机等人;王冰自杀;慕容幼、慕容稚、佟寿、郭充、翟楷、庞鉴都东逃,慕容幼中途反还,慕容稚、庞鉴为慕容皝追兵所斩,佟寿、郭充逃往高丽。
 
  六月,占据辽西的鲜卑首领段辽派中军将军李咏袭击慕容皝。李咏统兵向武兴(今河北迁安东)进击;被慕容皝属下都尉张萌击败擒获。段辽又派将军段兰统步骑数万屯于柳城西曲水,鲜卑宇文部首领逸豆归攻安晋(今辽阳市西)策援段兰。慕容皝率步骑5万往柳城,迎击段辽军,段兰不战而退。慕容皝率军北攻安晋,宇文逸豆归弃辎重逃走,慕容耽派司马封奕率轻骑追击,大破之。慕容皝对诸将说:“二虏耻无功而归,必复重至,宜于柳城左右设伏以待之”(《晋书·慕容皝载记》)。乃遣封弈率数千骑兵于马兜山设伏。三月,段辽果然率数千骑兵来攻,封奕伏兵跃起纵击,大败段军,斩段辽部将荣伯保。
 
  咸康三年(337年)三月,慕容皝派人在段辽东境的乙连城东筑好城,命折冲将军兰勃率兵驻守;又筑曲水城,与好城相呼应,借以逼迫段辽。四月,兰勃率兵袭取段辽供乙连城之粮。六月,段辽派扬威将军屈云率精骑夜袭慕容皝之子慕容遵于兴国城(约今辽宁大陵河上游一带),两军大战于五官水上,屈云战败被杀,余众被俘。
 
  七月,镇军左长史封弈等劝慕容皝称燕王,慕容皝从之。于是备置群司,以封弈为国相,韩寿为司马,裴开为奉常,阳骛为司隶,王寓为太仆,李洪为大理,杜群为纳言令,宋该、刘睦、石琮为常伯,皇甫真、阳协为冗骑常侍,宋晃、平熙、张泓为将军,封裕为记室监。十月,慕容皝即燕王位,史称前燕。十一月,追慕容廆为武宣王,夫人段氏为武宣后,立世子慕容俊为王太子。
 
  十一月,慕容皝因边境屡遭段辽袭扰,遂遣使称藩于后赵,并以其弟慕容汗为人质,请后赵发兵共讨段辽。后赵王石虎辞退其人质,约定明年发兵。
 
  咸康四年(338年)正月,石虎募3万勇士,均封为龙腾中郎,以桃豹为横海将军、王华为渡辽将军,率舟师10万出漂渝津(今天津市东);以支雄为龙骧大将军、姚弋仲为冠军将军,率步骑7万为前锋,水陆两路攻段辽。三月,慕容皝率兵攻掠令支(今河北迁安西)以北诸城,段兰未听从慕容翰的建议,率兵追击,被慕容皝设伏击败,慕容皝掠5000户及畜产万计而归。石虎进屯金台(今河北易县东南),支雄长驱直入蓟(今北京城西南),渔阳、上谷、代郡等郡守均降,后赵军攻取40余城。段辽不敢再战,率亲属、宗族及豪帅千余家弃令支,逃奔密云山(今河北承德市北武烈河上游诸山)。石虎命将军郭太、麻秋率轻骑2万追击,俘段辽母、妻等。段辽派其子献名马,并降于赵。石虎将段辽国2万余户迁至司、雍、兖、豫四州。
 
  四月,晋廷以慕容皝为征北大将军、幽州牧,领平州刺史。
 
  五月,后赵王石虎以燕军违约,不会师而独攻段氏,得胜后又劫掠而归为由,发兵数十万北伐。燕国军民大为惊恐。慕容皝问计于内史高诩,高诩说:“赵兵虽强,然不足忧,但坚守以拒之,无能为也”(《资治通鉴·卷第九十六》)。前燕所属36城叛燕响应后赵。后赵军进逼棘城,慕容皝惧赵,欲出逃,部将慕舆根劝阻说:“赵强我弱,大王一举足则赵之气势遂成,使赵人收略国民,兵强谷足,不可复敌。窃意赵人正欲大王如此耳,奈何入其计中乎?今固守坚城,其势百倍,纵其急攻,犹足支持,观形察变,间出求利。如事之不济,不失于走,奈何望风委去,为必亡之理乎”(《资治通鉴·卷第九十六》)!慕容皝这才作罢,但仍惧形于色。玄菟太守河间刘佩说:“今强寇在外,众心汹惧,事之安危,系于一人。大王此际无所推委,当自强以厉将士,不宜示弱。事急矣,臣请出击之,纵无大捷,足以安众”(《资治通鉴·卷第九十六》)。遂率数百骑兵冲入赵军阵中,所向披靡,于是燕军士气大振。慕容皝又问计于封弈,封弈说:“石虎凶虐已甚,民神共疾,祸败之至,其何日之有!今空国远来,攻守势异,戎马虽强,无能为患;顿兵积日,衅隙自生,但坚守以俟之耳”(《资治通鉴·卷第九十六》)。慕容皝这才放心,遂固守棘城。有人劝慕容皝投降,慕容皝说:“孤方取天下,何谓降也”(《资治通鉴·卷第九十六》)!两军相持十余日,赵军不能克,遂后退。慕容皝派慕容恪(慕容皝四子)率2000骑兵于清晨出城追杀。石虎见城内师出,大惊,弃甲溃逃。慕容恪乘胜追击,大败赵军,斩获3万余级。慕容皝遂分兵征讨反叛之城,皆克之,并拓境至凡城。
 
  十二月,段辽遣使向后赵请降,中途反悔,又遣使请降于燕,并与燕合谋设伏,欲消灭赵军。时赵王石虎已派征东将军麻秋、司马阳裕等率兵3万前去受降。慕容皝自统大军前往迎段辽,派其子慕容恪带精骑7000埋伏于密云山,大败麻秋于三藏口(今河北承德市北高寺台附近),赵军死亡大半,麻秋步行逃脱,司马阳裕被俘。
 
  咸康五年(339年)九月,后赵征东将军李农与征北大将军张举统兵3万攻前燕凡城(今河北平泉南)。慕容皝以城主悦绾为御难将军,率兵1000守凡城。悦绾身先士卒,冒死坚守。赵军攻城近10日不下,遂退兵。石虎因辽西靠近燕境,屡遭侵袭,只得将辽西居民尽迁于冀州(今河北中部一带)南部。
 
  同年,慕容皝击高句丽,兵及新城,高句丽王钊乞盟,乃还。慕容皝又使慕容恪与慕容霸(慕容皝五子,后改名慕容垂)击宇文别部。时慕容霸年仅十三岁,却勇冠三军。
 
  咸康六年(340年)九月,后赵天王石虎征兵造船,在边城乐安(今河北昌黎西南)积草屯粮,准备击前燕。十月,慕容皝得知,对诸将说:“石季龙自以安乐诸城守防严重,城之南北必不设备,今若诡路出其不意,冀之北土尽可破也”(《晋书·慕容皝载记》)。遂自率军自西道入蠮螉塞(今北京西北居庸关)袭赵。沿途后赵守将均被擒获,燕军直抵蓟城(今北京城西南一带)。后赵幽州(治蓟城)刺史石光拥兵数万不敢出战。燕军进克武遂津(今河北徐水附近),入高阳(今河北蠡县南),所到之处焚烧后赵积聚,掠3万余户而还。
 
  咸康七年(341年)正月,慕容皝使唐国内史阳裕等筑城于柳城之北、龙山之西,命名为龙城(今辽宁朝阳)。
 
  时慕容皝虽称燕王,但未得到晋廷的认可,便派刘翔至建康。二月,刘翔至建康,为慕容皝求大将军、燕王章玺。但晋廷久谋未决。时东晋权臣庾亮已死,其弟庾冰、庾翼继为将相,便上表庾氏兄弟“擅权召乱,宜加斥退,以安社稷”(《资治通鉴·卷第九十六》)。表曰:
 
  “臣究观前代昏明之主,若能亲贤并建,则功致升平;若亲党后族,必有倾辱之祸。是以周之申伯号称贤舅,以其身籓于外,不握朝权。降及秦昭,足为令主,委信二舅,几至乱国。逮于汉武,推重田蚡,万机之要,无不决之。及蚡死后,切齿追恨。成帝暗弱,不能自立,内惑艳妻,外恣五舅,卒令王莽坐取帝位。每览斯事,孰不痛惋!设使舅氏贤若穰侯、王凤,则但闻有二臣,不闻有二主。若其不才,则有窦宪、梁冀之祸。凡此成败,亦既然矣。苟能易轨,可无覆坠。
 
  陛下命世天挺,当隆晋道,而遭国多难,殷忧备婴,追述往事,至今楚灼。迹其所由,实因故司空亮居元舅之尊,势业之重,执政裁下,轻侮边将,故令苏峻、祖约不胜其忿,遂致败国。至今太后发愤,一旦升遐。若社稷不灵,人神无助,豺狼之心当可极邪!前事不忘,后事之表,而中书监、左将军冰等内执枢机,外拥上将,昆弟并列,人臣莫畴。陛下深敦渭阳,冰等自宜引领。臣常谓世主若欲崇显舅氏,何不封以籓国,丰其禄赐,限其势利,使上无偏优,下无私论。如此,荣辱何从而生!噂沓何辞而起!往者惟亮一人,宿有名望,尚致世变,况今居之者素无闻焉!且人情易惑,难以户告,纵今陛下无私于彼,天下之人谁谓不私乎!
 
  臣与冰等名位殊班,出处悬邈,又国之戚昵,理应降悦,以适事会。臣独矫抗此言者,上为陛下,退为冰计,疾苟容之臣,坐鉴得失。颠而不扶,焉用彼相!昔徐福陈霍氏之戒,宣帝不从,至令忠臣更为逆族,良由察之不审,防之无渐。臣今所陈,可谓防渐矣。但恐陛下不明臣之忠,不用臣之计,事过之日,更处焦烂之后耳。昔王章、刘向每上封事,未尝不指斥王氏,故令二子或死或刑。谷永、张禹依违不对,故容身苟免,取讥于世。臣被发殊俗,位为上将,夙夜惟忧,罔知所报,惟当外殄寇仇,内尽忠规,陈力输诚,以答国恩。臣若不言,谁当言者”(《晋书·慕容皝载记》)!
 
  慕容皝又给庾冰写信:“君以椒房之亲,舅氏之昵,总据枢机,出内王命,兼拥列将州司之位,昆弟网罗,显布畿甸。自秦、汉以来,隆赫之极,岂有若此者乎!以吾观之,若功就事举,必享申伯之名;如或不立,将不免梁窦之迹矣。
 
  每睹史传,未尝不宠恣母族,使执权乱朝,先有殊世之荣,寻有负乘之累,所谓爱之适足以为害。吾常忿历代之主,不尽防萌终宠之术,何不业以一土之封,令籓国相承,如周之齐、陈?如此则永保南面之尊,复何黜辱之忧乎!窦武、何进好善虚己。贤士归心,虽为阉竖所危,天下嗟痛,犹有能履以不骄,图国亡身故也。
 
  方今四海有倒悬之急,中夏逋僭逆之寇,家有漉血之怨,人有复仇之憾,宁得安枕逍遥,雅谈卒岁邪!吾虽寡德,过蒙先帝列将之授,以数郡之人,尚欲并吞强虏,是以自顷迄今,交锋接刃,一时务农,三时用武,而犹师徒不顿,仓有余粟,敌人日畏,我境日广,况乃王者之威,堂堂之势,岂可同年而语哉”(《晋书·慕容皝载记》)!
 
  慕容皝在指责庾冰当国秉权,不能为国雪耻。庾冰心中甚惧,而慕容皝又离东晋太远,难以制约,便与何充上奏,从其所请。晋廷遂封慕容皝为使持节、大将军、都督河北诸军事、幽州牧、大单于、燕王,备物、典策,皆从殊礼。又以世子慕容俊为假节、安北将军、东夷校尉、左贤王;并赐军资器械无数;又封诸功臣百余人。
 
  咸康八年(342年)十月,慕容皝迁都龙城。
 
  时前燕与高句丽相邻,前燕王慕容皝常惧其乘虚而入,视为心腹之患。十月,建威将军慕容翰(已于340年二月重回燕国)献计说:“宇文强盛日久,屡为国患。今逸豆归篡窃得国,群情不附。加之性识庸暗,将帅非才,国无防卫,军无部伍。臣久在其国,悉其地形;虽远附强羯,声势不接,无益救援;今若击之,百举百克。然高句丽去国密迩,常有闚之志。彼知宇文既亡,祸将及己,必乘虚深入,掩吾不备。若少留兵则不足以守,多留兵则不足以行。此心腹之患也,宜先除之;观其势力,一举可克。宇文自守之虏,必不能远来争利。既取高句丽,还取宇文,如返手耳。二国既平,利尽东海,国富兵强,无返顾之忧,然后中原可图也”(《资治通鉴·卷第九十七》)。慕容皝从其计。时至高句丽有二条路可走,北道平阔,南道险狭,众人都想走北道。慕容翰又说:“虏以常情料之,必谓大军从北道,当重北而轻南。王宜帅锐兵从南道击之,出其不意,丸都不足取也。别遣偏师出北道,纵有蹉跌,其腹心己溃,四支无能为也”(《资治通鉴·卷第九十七》)。
 
  十一月,慕容皝分兵两路进攻高句丽,自率主力精锐4万从南道进攻,以慕容翰及子慕容霸为前锋,另命长史王寓等率兵1.5万从北道进攻。高句丽王高钊闻知,判断燕军主力必从北道而来,乃使其弟高武率精兵5万防守北道,自率弱旅防南道。前燕军在南道大败钊军,乘胜迫入丸都(高句丽都城,今吉林集安西),高钊只身逃走。于北道前燕军败于高句丽军,故慕容皝不再穷追。慕容皝准备回军,韩寿献计说:“高句丽之地,不可戍守。今其主亡民散,潜伏山谷;大军既去,必复鸠聚,收其馀烬,犹足为患。请载其父尸、囚其生母而归,俟其束身自归,然后返之,抚以恩信,策之上也”(《资治通鉴·卷第九十七》)。慕容皝遂挖高钊父乙弗利墓,载其尸,虏高钊母、妻及男女5万余口,收其府库珍宝,烧宫室,毁丸都而归。
 
  建元元年(343年)二月,高钊遣其弟向前燕称臣,慕容皝乃还其父尸,但仍留其母为人质。
 
  同月,宇文逸豆归派其国相莫浅浑率兵攻前燕。前燕诸将争相请战,慕容皝不准。莫浅浑以为慕容皝惧怕,遂荒酒纵猎,不复防备。慕容皝说:“浑奢忌已甚,今则可一战矣”(《晋书·慕容皝载记》)。命建威将军慕容翰率骑兵出击,莫浅浑大败,仅以身免,所部均被前燕军俘获。
 
  建元二年(344年),慕容皝与左司马高诩谋伐宇文逸豆归,高诩说:“宇文强盛,今不取,必为国患,伐之必克;然不利于将”(《资治通鉴·卷第九十七》)。二月,慕容皝亲自带兵攻宇文逸豆归,以建威将军慕容翰为前锋将军,刘佩为副将;命慕容军、慕容恪、慕容霸及折冲将军慕舆根等率兵分三路并进。宇文逸豆归派南罗城大(即城主)涉夜干率精兵迎击。慕容皝对慕容翰说:“奕于雄悍,宜小避之,待虏势骄,然后取也。”慕容翰曰:“归之精锐,尽在于此,今若克之,则归可不劳兵而灭。奕于徒有虚名,其实易与耳,不宜纵敌挫吾兵气”(《晋书·慕容皝载记》)。出战涉夜干,两军激战之时,慕容霸率军从侧翼杀出,涉夜干战死,宇文军不战自溃,燕军乘胜追击,攻克宇文氏都城紫蒙川(今辽宁朝阳西北)。宇文逸豆归败逃,死于漠北。宇文氏从此散亡,慕容皝收其畜产,徙其部众5000余落于昌黎(今辽宁义县),辟地千余里,改南罗城为威德城,命慕容彪戍守。
 
  此战虽胜,但屡献奇谋的左司马高诩却中箭而亡。不久,有人说慕容翰谋反,慕容皝虽不信,但心中终忌之,便赐死了慕容翰。
 
  随着慕容恪、慕容霸等人的快速成长,慕容皝逐渐将军事重担交给诸子。永和元年(345年)十月,慕容皝令其子慕容恪攻高句丽,拔南苏(今辽宁抚顺市东苏子河与浑河合流处),并派兵留守。同年赵王石虎使征东将军邓恒率兵数万屯乐安,治攻具,准备攻燕。慕容皝以慕容霸为平狄将军,戍徒河,邓恒畏之,不敢犯。
 
  永和二年(346年)正月,慕容皝派其世子慕容俊率慕容军、慕容恪、慕舆根三将及1.7万骑兵袭击扶余国(今吉林中西部松花江流域)。慕容俊坐镇中军指挥,慕容恪统帅诸军进击,攻克扶余,俘扶余国王玄及部落5万余口而还。
 
  慕容皝除为为燕国开疆扩土外,在政治上也很有成就。他招徕流民开荒垦殖。时燕国“以牧牛给贫家,田于苑中,公收其八,二分入私。有牛而无地者,亦田苑中,公收其七,三分入私”(《晋书·慕容皝载记》)。
 
  永和元年(345年),记室参军封裕上书说:“臣闻圣王之宰国也,薄赋而藏于百姓,分之以三等之田,十一而税之;寒者衣之,饥者食之,使家给人足。虽水旱而不为灾者,何也?高选农官,务尽劝课,人治周田百亩,亦不假牛力;力田者受旌显之赏,惰农者有不齿之罚。又量事置官,量官置人,使官必称须,人不虚位,度岁入多少,裁而禄之。供百僚之外,藏之太仓,三年之耕,余一年之粟。以斯而积,公用于何不足?水旱其如百姓何!虽务农之令屡发,二千石令长莫有志勤在公、锐尽地利者。故汉祖知其如此,以垦田不实,征杀二千石以十数,是以明、章之际,号次升平。
 
  自永嘉丧乱,百姓流亡,中原萧条,千里无烟,饥寒流陨,相继沟壑。先王以神武圣略,保全一方,威以殄奸,德以怀远,故九州之人,塞表殊类,襁负万里,若赤子之归慈父,流人之多旧土十倍有余,人殷地狭,故无田者十有四焉。殿下以英圣之资,克广先业,南摧强赵,东灭句丽,开境三千,户增十万,继武阐广之功,有高西伯。宜省罢诸苑,以业流人。人至而无资产者,赐之以牧牛。人既殿下之人,牛岂失乎!善藏者藏于百姓,若斯而已矣。迩者深副乐土之望,中国之人皆将壶餐奉迎,石季龙谁与居乎!且魏、晋虽道消之世,犹削百姓不至于七八,持官牛田者官得六分,百姓得四分,私牛而官田者与官中分,百姓安之,人皆悦乐。臣犹曰非明王之道,而况增乎!且水旱之厄,尧、汤所不免,王者宜浚治沟浍,循郑白、西门、史起溉灌之法,旱则决沟为雨,水则入于沟渎,上无《云汉》之忧,下无昏垫之患。
 
  句丽、百济及宇文、段部之人,皆兵势所徙,非如中国慕义而至,咸有思归之心。今户垂十万,狭凑都城,恐方将为国家深害,宜分其兄弟宗属,徙于西境诸城,抚之以恩,检之以法,使不得散在居人,知国之虚实。
 
  今中原未平,资畜宜广,官司猥多,游食不少,一夫不耕,岁受其饥。必取于耕者而食之,一人食一人之力,游食数万,损亦如之,安可以家给人足,治致升平!殿下降览古今之事多矣,政之巨患莫甚于斯。其有经略出世,才称时求者,自可随须置之列位。非此已往,其耕而食,蚕而衣,亦天之道也。
 
  殿下圣性宽明,思言若渴,故人尽刍荛,有犯无隐。前者参军王宪、大夫刘明并竭忠献款,以贡至言,虽颇有逆鳞,意在无责。主者奏以妖言犯上,至之于法,殿下慈弘苞纳,恕其大辟,犹削黜禁锢,不齿于朝。其言是也,殿下固宜纳之;如其非也,宜亮其狂狷。罪谏臣而求直言,亦犹北行诣越,岂有得邪!右长史宋该等阿媚苟容,轻劾谏士,己无骨鲠,嫉人有之,掩蔽耳目,不忠之甚。
 
  四业者国之所资,教学者有国盛事。习战务农,尤其本也。百工商贾,犹其末耳。宜量军国所须,置其员数,已外归之于农,教之战法,学者三年无成,亦宜还之于农,不可徒充大员,以塞聪俊之路。
 
  臣之所言当也,愿时速施行;非也,登加罪戮,使天下知朝廷从善如流,罚恶不淹。王宪、刘明,忠臣也,愿宥忤鳞之愆,收其药石之效”(《晋书·慕容皝载记》)。
 
  慕容皝见后,非常重视,下诏说:“览封记室之谏,孤实惧焉。君以黎元为国,黎元以谷为命。然则农者,国之本也,而二千石令长不遵孟春之令,惰农弗劝,宜以尤不修辟者措之刑法,肃厉属城。主者明详推检,具状以闻。苑囿悉可罢之,以给百姓无田业者。贫者全无资产,不能自存,各赐牧牛一头。若私有余力,乐取官牛垦官田者,其依魏、晋旧法。沟洫溉灌,有益官私,主者量造,务尽水陆之势。中州未平,兵难不息,勋诚既多,官僚不可以减也。待克平凶丑,徐更议之。百工商贾数,四佐与列将速定大员,余者还农。学生不任训教者,亦除员录。夫人臣关言于人主,至难也,妖妄不经之事皆应荡然不问,择其善者而从之。王宪、刘明虽其罪应禁黜,亦犹孤之无大量也。可悉复本官,仍居谏司。封生蹇蹇,深得王臣之体。《诗》不云乎:‘无言不酬 。’其赐钱五万,明宣内外,有欲陈孤过者,不拘贵贱,勿有所讳”(《晋书·慕容皝载记》)。
 
  慕容皝还取消慕容廆时为流人所设侨郡、县,以渤海人为兴集县,河间人为宁集县,广平、魏郡人为兴平县,东莱、北海人为育黎县,吴人为吴县,直接隶属于燕国。
 
  慕容皝汉化较深,崇尚儒学,设东庠(学校),以大臣子弟为官学生,号高门生。亲临讲授,每月考试优劣。慕容皝喜好文籍,勤于讲授,所以学徒甚盛,学生达千余人。慕容皝也能文,著有《太上章》,又著《典诫》十五篇以教子弟。
 
  永和四年(348年)八月,慕容皝去西部边境狩猎,一天,他看见一只兔子在跳窜,就急忙驱马追赶准备射杀,忽然马失前蹄,使他重重的摔下马来,伤势很重,被左右抬回都城,他自知将长别于人世,召世子慕容俊嘱以后世;九月丙申(公元348年10月25日),慕容皝去世,时年五十二。
 
  点评:“元真体貌不恒,暗符天表,沈毅自处,颇怀奇略。于时群雄角立,争夺在辰,显宗主祭于冲年,庾亮窃政于元舅,朝纲不振,天步孔艰,遂得据已成之资,乘土崩之会。扬兵南矛骛,则乌丸卷甲;建旆东征,则宇文摧阵。乃负险自固,恃胜而骄,端拱称王,不待朝命,昔郑武职居三事,爵不改伯;齐桓绩宣九合,位止为侯。瞻曩烈而功微,征前经而礼缛,溪壑难满,此之谓乎?”(《晋书·载记第十一》)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长期求购古董家具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